Facebook 推远程办公政策,但要“调整”薪资,你觉得 OK 吗?

=【CSDN编者按】最近,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表示将在公司推行远程办公政策,高级工程师可以先行远程办公,随后其他现有员工也可以申请远程办公。但是条件有一个—薪资方面会有所调整, “如果你居住在生活成本非常低的地方,那么薪资的确会降低一些,”扎克伯格如是说。这样的政策,你会接受吗?

作者 | Matthew Zeitlin

译者 | 弯月,责编 | 夕颜

头图 | CSDN付费下载自视觉中国

出品 | CSDN(ID:CSDNnews)

以下为译文:

对于许多技术人员而言,最大的梦想莫过于能够随意选择办公地点,或者更具体地说,能够逃离美国加州湾区的高昂房租,无需每年花费数千小时在通勤时间上。

如今,对于越来越多的科技工作者来说,只需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这个梦想就可以成为现实:割爱一部分高薪即可。

最近,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表示,他们将开始推行远程办公,首先从高级工程师开始为新员工提供远程工作的机会,而且很快现有员工就可以申请转换成远程办公。但是,薪资方面会有所调整,扎克伯格表示:“如果你居住在生活成本非常低的地方,那么薪资的确会降低一些。”

由Jack Dorsey负责经营的Twitter和Square也曾表示,他们会提供“永久”在家办公的工作机会。自从今年3月以来,由于新冠状病毒的大面积爆发,许多大型科技公司的员工一直在家办公,许多公司的返工日期都推迟到了秋天甚至明年。例如,Google曾表示,大多数员工都可在家办公直到2021年。

扎克伯格宣布,预计在未来十年中Facebook将有一半的员工远程办公,这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科技工作者以及外界对这个行业的看法,尤其会对湾区产生重大影响,由于缺乏新住房移及科技繁荣带来的财富,该地区生活成本的日益增高导致居民之间的关系紧张。据报道,五年前,Facebook还向员工提供了10,000美元的现金奖励,鼓励他们居住在距离总部10英里之内的区域。

从理论上来说,“本地化”合情合理,即根据员工居住城市(而不是公司所在城市)的消费水平来调整工资。很多公司都对远程办公员工的薪资进行了本地化调整,因为他们不想或支付不起大城市的薪资。对于员工来说,他们可以选择在本地的科技公司工作,或者选择开放远程办公职位的公司。但是,如果Facebook等大型科技公司提供远程办公的机会,那么各地的劳动力市场都会受到潜在的影响。

对于Facebook来说,针对某个职位设定“实际工资”,然后再根据员工所在城市进行调整也是合理的,例如居住在科罗拉多州大章克申(据数据显示,该城市两卧室的公寓租金为$1,035美元)的工程师所得薪资应该少于旧金山(该城市两卧室公寓的租金为$3,339美元)。

然而,如果大章克申的工程师选择离开Facebook,然后跳槽到Twitter或Square,则仍然可以在距离自家骑车几英里的地方上班,这时“本地化”薪资的议价能力就会降低,因为Facebook不得不与其他竞争对手一起竞争人才。再者,如果城市A的某位工程师通过Instagram了解到另一个城市B的环境更加优美,因此选择搬家,那么城市A的房地产压力就会减少,而城市B的房价则开始攀升。美国密苏拉州确实发生了这种情况。

求职网站Indeed的首席经济学家Jed Kolko表示,“某些工作的确会变成全国性的劳动力市场,而不仅限于本地劳动力市场。各个公司都需要考虑,是否根据员工的工作地点来调整薪资,以及如何调整,同时还需考虑是否整个行业的规范都在发生变化。”

即使Facebook为偏远地区的员工提供的薪资较低,但他们的薪资水平在这些地区仍然处于较高水平。总部位于旧金山的科技公司Webflow的人事副总裁Heather Doshay表示,由于他们身处奥斯汀、纳什维尔、丹佛或波特兰等科技公司蓬勃发展的城市,因此低廉的生活成本可能会受到打击。

Doshay表示,“当科技工作人员能够负担的房租或购买的房屋是这些城市家庭平均收入的好几倍时,生活成本就会上涨,普通居民会因此而受到打击。”

但Facebook完全有能力在湾区以外生活成本较低的地区聘用员工,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最新数据,湾区是美国生活成本最高的地区,而硅谷的房租为最高。

硅谷一定有特殊的魅力,软件工程师在此不仅可以发挥高效的生产力,而且也可以让自己更有价值,更具谈判力争取更高的薪资。我们都知道能源公司位于德克萨斯州和俄克拉荷马州的原因,但硅是地球上最丰富的自然资源之一。

许多经济学家发展出了一套理论来解释硅谷形成的原因。经济学家Enrico Moretti认为,湾区的软件工程师更有机会找到适合自己技术力的公司,而且如果众多工程师齐聚一堂,就能方便各个公司找到最专业的员工。然后,高科技公司会选择供应商:了解基于股票的薪酬的律师事务所,具有产品发布经验的公共关系公司,等等。Moretti称之为“人力资本外溢”,因此造就的这种局面:人们不由自主地互相学习,或者受到刺激而努力工作和尝试新的想法,因为周围的每个人都在努力。

Kolko说:“当薪资与生活成本水涨船高,到达极点时,企业就不会花更多钱来维持高成本。如果企业发现得不偿失,他们就不会聘用居住在生活成本过高的城市的人。”

他还补充说:“对于完全实行远程办公的企业来说,如果无论员工身居何处都拥有同等的生产力,那么他们就会支付相同的薪资,而不考虑生活成本。”

然而,即使是完全实行远程办公的科技公司,完全不计生活成本的标准工资也很少见。软件公司GitLab拥有一个公开的“位置因素”数据库,他们根据该数据库在旧金山的基准上调整薪资。该公司对于这种做法的原因直言不讳:因为位于不同地区的技术员工所得的薪资也有所不同。

GitLab首席执行官Sid Sijbrandij表示:“如果我们向每个人支付的薪资与旧金山看齐,那么我们的薪酬成本将大大增加,那么我们只能雇用更少的人。”

另一家完全实行远程办公的公司Basecamp则采取了相反的措施。该公司的创始人David Heinemeier Hansson表示,我们公司成立于芝加哥,但所有员工都可以拿到旧金山的薪资,他们的收入高出了市场的10%。去年 Heinemeier Hansson表示:“旧金山是我们的基准,因为这座城市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而且经过15年的业务发展,我们有能力承担这样的薪资。”

然而,Basecamp只是一个例外。

Doshay表示:“以旧金山或纽约的市场为基准,提供固定薪酬的科技公司一般规模都很小,员工总数不会超过500人。在员工数超过1000人的科技公司中,没有一家会无视员工所在的城市,所有薪酬一刀切。”

然而,Basecamp大约有50名员工,是一家稳定盈利的商业软件公司。他们不必在意渴望增长的风险投资者或公共市场的需求。Heinemeier Hansson发推文称,Facebook的薪资调整政策很“野蛮”。

此外,他不是唯一一位谴责扎克伯格的首席执行官。波士顿客户服务平台Help Scout的首席执行官Nick Francis在推文中表示,本地化本地化薪资“不是正确的做法。”但是他的公司不会根据地理位置调整薪酬,也不会支付旧金山的薪酬。

在本月早些时候,Francis曾表示:“我们向波士顿、纽约和西雅图等二线市场看齐。”意思很简单:“我们没有钱与旧金山/硅谷地区竞争人才。”

但是,如果很多公司都跟随Facebook的领导,那么情况可能会发生改变,旧金山与其他城市间的差距可能会越来与小。至少在理论上如此。

https://onezero.medium.com/what-facebooks-remote-work-policy-means-for-the-future-of-tech-salaries-everywhere-edf859226b62

本文为CSDN翻译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辑:偶吖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立场,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认真评论的人年薪百万……